王劍

                       

              黑馬主播王劍:從搖滾奇男到財經人生    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    本期芒果主播:FM90.1湖南經廣《黑馬點將臺》廣播主持人王劍——從搖滾奇男到財經人生,他花18年時間演繹自己的股市人生雜說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有人說,李南之后,湖南廣電再無真正的財經主持人!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

              王劍VS李南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世事難料,誰曾想到,十多年后,王劍,一個曾經玩音樂的中年男人,成為馬欄山上唯一的財經主播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王劍無法和李南相比,不是性別無法比,而是成就無法比,經歷無法比,平臺無法比,當然也沒必要比,因為現在的王劍,在馬欄山上就是唯一!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王劍的人生,就象股市的大盤,跌宕起伏,很有故事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90年代,唐朝、眼鏡蛇、黑豹、指南針,崔健、汪峰、竇唯、伍佰、老狼、樸樹、葉蓓……這些名字這些人,讓無數的年青人癡狂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1995年,24歲的王劍和當時許多年輕人一樣,有點反叛,有點輕狂,不顧家人的反對,懷揣著僅有的3000元,只身上北京,去一家叫迷迪的音樂學校學習搖滾,也算扎扎實實地北漂了一回。三個月的時間,30多個渾身臭汗的年青人擠在一個不足100平米的地下室里,每天上10多個小時的課,晚上以苦作樂,一起在房里彈琴唱歌吃泡面,滿屋子的方便面調料味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王劍的普通話不標準,這成了以后許多領導、朋友臭他的口頭禪,王劍說,其實他的普通話,就是那時候北漂的時候練就的,不標準,但“兒化”很多。在北京的100多天,最讓他難忘的,就是和黑豹樂隊一起,為唐朝樂隊的貝斯手張炬開悼念音樂會,即使他以后不再玩音樂,但那場景,一輩子也忘不掉,夢回唐朝……
                   

              唐朝樂隊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97年左右,湖南名嘴奇志大兵已經脫離了跑場子看人臉色賺錢的囧境,開始身名大噪。王劍從沒以奇志大兵為榜樣,但個人的經歷卻出奇地相似。自以為學成歸來的他,找了幾個志同道合的年青人,一把吉它、一把電貝斯,一組架子鼓,一副沙啞的嗓子,到處跑場子,不分日夜地奔走在長沙的各大夜總會、舞廳,演出一場,每人得30到50元。時間基本被生活節奏分隔成上午、下午、晚上三大塊,上午睡覺,下午練歌,晚上演出喝酒吃夜宵。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搖滾鼓手:王劍
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王劍以為,自己走過的人生就是江湖。不是江湖,勝似江湖!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對于常跑夜場的人來說,酒是不可能不喝的,酒喝多了,就慢慢形成這輩子不能不喝酒的習慣。那時候喝酒到了一種什么程度,可謂是“萬事皆除去,唯余酒與歌”。唱歌唱得好聽,觀眾獎你酒,要你喝,唱得不好,觀眾會說,你唱得這么“suo”,喝酒吧!演出的時候在觀眾面前得裝孫子,得喝。演出完了,心里憋屈,約上朋友,隨著性情,滿長沙瞎逛,看到了,聞到了,就來個“聞香下馬,知味停車”,為對得起自己,接著喝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喝酒喝多了,王劍對酒有一番自己的見解:長沙這座城的文化氣質其實是半儒半武的,有麓山,有橘州,挺有詩意的一座城,但長沙人卻天生好斗,充滿“江湖氣”的長沙人,怎么能少了酒。酒,也是隨人而宜,不論貴踐,喝著順溜,不上頭,能提神醒腦、還有慰藉的效用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王劍說,曾經以為,這輩子就會與搖滾為舞,就這樣過下去了,瘋狂、嘻哈,不計后果、自以為是地快樂著。那時候,沒有這么多選秀節目,要不然,以他當時的個性,王劍的人生可能改寫。
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王劍已往的人生,在97年底被一次“偶遇”攔腰截斷,一分為二,在這之后,似乎眼前就是一馬平川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一個多年未見的朋友,突然有一天找到王劍,說帶他去炒股吧,比演出賺錢多了。因為相信朋友,他去了,聽朋友指揮,開戶,用手填寫買入單。一周后,聽朋友,拋掉。當時他甚至還不知道他買的這支股票的公司是干嗎的?梢恢芎,他們的銀行帳戶卻多出了7000元!7000元,這得唱多少支歌?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98年春節,年近30的王劍毅然擺脫快樂但并不體面的職業,蝸居在一間誰也不知道的小屋內開始學習股票常識?垂善笨蠢哿司团吭阪I盤上睡一會,醒了繼續看。接到父母電話才發現自己已經好幾個月沒下過樓了。炒股、吃面;吃面、炒股。直到2000年9月,他一覺醒來,好像想通了什么。打開電腦,心靜如水,過去經歷就象落葉一樣被風刮走。此后,王劍賬戶一路有起有落,可無論如何,沉浸其中的他,再也不看來時的路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2000年,王劍正式入職湖南人民廣播電臺經濟頻道FM90.1,開始分析股市,傾聽股民股海沉浮的故事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10多年可以做很多事情,但王劍10多年一直堅持只做一件事,所以他做得很專注。2007年、2014年,他說有時候晚上閉上眼睛,眼前都是大盤全線飄紅,紅到連覺都睡不著,忍不住起來再復復盤!如果有一天哪位朋友看他穿了件綠色,甚至哪怕是藍色的衣服,都會堵著他問:怎么怎么,難道大盤要調頭?可是從2015年下半年開始,即使早上醒來,也不愿意睜眼,因為還真擔心9點半的時候,又看到一抹“綠色兒”。 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湖南人民廣播電臺全樓禁煙,但有一個地方除外,那就是位于四樓北側的露天陽臺,一張鐵桌,四把藤椅,這里是女同胞禁足的地方,但卻是男人的天堂,這里不但可以抽煙,還可以自帶茶品。那時候的王劍,即使陽臺上人再多,也一定會有他坐的地方,因為大家都想聽他分析分析,抽支煙,聽大神策策,還能賺錢,何樂不為。但王劍只有一支煙的時間,一支煙后,他又得返回七樓的直播間,去刷股市動態。所以往往有時候,他抽完煙往外走的時候,屁股面還會有兩三個人跟著: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“大神,我那只股票,得空給我看看,看看啥時候再補點?”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“劍男,你說了今天給我推一支股的,說話不算數?“”
                   ……    

              工作之余,指導同事炒股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那時候王劍,真是從容又淡定,每天的嘴角微微上揚,不徐不急,說話不緊不慢,既智慧又得人心,沒有大明星紅,但絕對是大家每天都愿意見到人之一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《黑馬點將臺》,就是王劍的一畝三份地,是他苦心經營的產品。說是苦心經營,是因為大盤紅的時候聽的人很多,大盤綠的時候,聽的人更多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有時候,節目播出的效果甚至會有些出乎他的預料——節目里、節目外,他常常會遇到到一些經濟界、金融界的大佬,他們會說你這節目有點意思;王劍就會順桿子爬:既然有點意見,那就支持支持啊,于是,便有很多經濟界的名人到了馬欄山,到了《黑馬點將臺》!

                  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王劍采訪過的部分企業家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如果戲里戲外只有大佬,那就不是王劍。在他住的小區,有時候碰到樓下認識的小超市的老板,也會跟他討論哪個股票放量了,哪只股票逃莊了?頻道當初節目預設的聽眾群是有較高學歷、有一定實力和一定投資理財經驗的人,但在實際運作中卻發現,它獲得了更廣的認同。因為人性是共通的。王劍的財經節目,遠超越了人們對傳統財經節目的狹隘認知,更多地關注輸贏背后的道理,甚至是為人處世的道理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王劍語錄:做財經節目,就像做人,最需要的是定力,不驚不咋,能守能熬。心靜處,自然有大人生。   (效海峰 李文廣 譚狄)